天涯养生馆

暗访网红店排队

网红餐饮店”近年来一再刷屏网络,最为“吸睛”的就是门前浩浩荡荡的排队大军。


长江日报记者走访市内多个商圈,发现了不少“网红店”排队场面火爆得“令人窒息”。


在汉口江汉路,一家挂着“鲍师傅”招牌的糕点店,门前数十米的“长龙”几乎从不停歇。


排队者是真“粉丝”,还是商家安排的“托”?


带着这一疑问,长江日报记者深入QQ群、论坛、微信群,确有“工头”在网上发布充场任务,组织大批兼职者现场排队当“托”。


排队12小时日薪不过百元;钞票夹扑克牌当暗号;人数不够演技来凑……5月18日、19日,长江日报记者“卧底”多个充场群,在多个“网红店”门前体验当“托”的经历,揭秘“充场”现象背后的隐秘江湖。


“工头”安排记者到江汉路“文和友大香肠”充场


互换服装制造假象暗号“不要辣,打包”


“网红店”浩浩荡荡的排队长龙里是否真的有“托”?在业内,排队兼职称之为“充场”。记者以“充场”为关键词搜索QQ群,出现大量群组,其中不乏千人以上的大群。


记者注意到,“充场”兼职五花八门,除了餐饮“网红店”充场,还有手机卡、信用卡办理充场;大型公司、商场活动现场充场,以及综艺节目、演讲观众充场等。群聊中,充场组织者被称为“工头”。


17日,一个充场群中,一许姓工头发布一条“江汉路排队买甜品”充场任务:江汉路步行街“文和友大香肠”捧场,从16时至晚上22时共6小时,薪资为55元,要求每20分钟一次,每次大概要排队5~8分钟,其他时间可以自由逛街。


记者报名成功后,18日15时,记者按要求来到江汉路地铁E出口集合,10名“同事”均已按时到场。


许工头还吩咐了几个要点,一是对接暗号为“不要辣,打包”,购买时报此暗号,营业员就知道是“自己人”;二是戏要做足,不允许东张西望、交头接耳,要求自然大方,装成普通客人。


17时,记者准时开工。一行人轮回排一次,不过20分钟。或许是考虑“自己人”的重复率有点高,显得太假,工头又提出新要求——包包、衣服等要互相换,营造不同人在排队的假象,点单时尽量拖延时间。


每次购买后,充场者都前往街对面300米左右的集合点,凭小票退款,香肠则会被店长统一拿回店里继续售卖,为了“安全”,该店店长专门使用黑色塑料袋将这些香肠打包。


当天19时许下起大雨,店家和工头商量,终止了活动。许工头以活动时间没有达到5个小时为由,每人只支付了30元酬金。


另一“网红”糕点店天天排长龙


记者调查发现:多人重复排队


当天下午,记者在完成上述香肠店“充场任务”的间隙闲逛时,意外见到了另一个“充场”现场——在江汉路地铁站D出口附近,一家挂着“鲍师傅”招牌的糕点店门口,观察到颇为“壮观”的排队景象,该店外,始终保持着近40人的长队,据周边商户介绍,该店开业以来,几乎每天都是这样排队。


观察中,记者发现,一个身穿白衬衫的中年男子,多次出现在队列中。他购买商品后,记者一路跟随,只见他绕了几个弯,从D出口旁一处电梯上了5楼。记者在该电梯口处观察,发现不时有人手提糕点包装袋进入电梯,并上5楼。


难道,这家“鲍师傅”也找了“托”排队?带着这一疑问,记者再次回到该店门口,细细观察,发现刚刚进电梯的几人下楼后,径直来到长队后继续排队。


此时,记者跟随的那名白衬衣男子,正和一位戴着帽子、手拿笔记本的男子聊天。记者凑近听了一下,得知戴帽男子正是该店组织“充场”活动的工头。记者以想找兼职为由,向这名徐姓工头咨询情况。


徐工头介绍,他和合作伙伴将该店充场活动“承包”了下来,每天需要30人,从9时开始排到21时,薪资为90元一天。徐工头负责招人,“你想参加,我可以安排”。他称,报名火爆,现在不能确定有没有位置,到时电话通知。


18日20时许,记者收到徐工头确认电话。他反复强调“不能放鸽子”,并将记者拉到20多人的微信群,通知19日9时,在江汉路地铁站J出口集合。


相关阅读

热门排行